国奖风采 | 朱洌 : 以梦为马 恒以为舟

创建者:赵真发布时间:2018-11-05浏览次数:179

朱洌,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新闻学专业2015级本科学生。曾获校学习优秀奖学金、校科研创新奖学金;山东省艾滋病纺织协会《高校学生艾滋病宣传月主题活动创意征集方案》一等奖、第三届中国海洋大学海大印象视频制作大赛三等奖;曾获校优秀学生、校优秀团员等荣誉称号。 


以梦为马,似乎在博客时代被大家用烂了,在这个什么都在降级的时代,谈理想都变得奢侈。“梦”似乎是一种矫情的文艺词汇,只会用于无病呻吟。而对我来说,“以梦为马”还远远没有过时。人们都说人们会在大学度过你最精彩的四年,什么是精彩呢?以恒心为舟,以梦想为方向,追逐梦的过程是精彩的在这里,你还保留着做梦的资格,你还有着精力和时间去坚持追寻它,即使有天花板,但在大学,却正是恰当的时间,做这种合适之事的时间。 

从初入中国海洋大学,到现在即将离开它,去向下一个目的地——我都用“梦”在指引,鼓励着自己走下去。对于高中的我来说,“梦”是“985”“211”高校。很幸运,我没有辜负自己的努力,我做到了,所以我在20158月踏入了中国海洋大学的校园。初入大学,一切都变得不一样,学业,实践,生活,每一个方面都变成了一个玻璃珠,氤氲着五彩的光芒,迷惑着我。那时,我似乎迷失了方向,也找不到高中时候所憧憬的

幸运的是,我在大一选择加入了院辩论队和院学生会的秘书处,两个社团的学长、学姐,除了工作,他们更帮助我适应着这个绚烂的环境。在适应之后,才发现第一学期已经结束了一半,第一门专业课已经落下帷幕,自己也获得一个惨淡收场——几近挂科。这时,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是不甘心的,所以有了第一个“梦”——学习上要做到不后悔!

有了方向,再氤氲的光彩,都能从中找到自己最渴望那一段。而这一观念,自然会蔓延到其他方面。要知道对于新闻传播学的学习不是一座能够自洽的孤岛,早在专业导航课的第一节课,张伟老师就对我们说过:“新闻传播学的同学需要将自己的知识结构建立在人文、社会科学的广袤土地上,而不是作为一个技术专精的人。那样的培养出来的人才不是大学想要培养的人。”而我对这句话的行动,却不是通过常规的广泛阅读来践行,而是从兴趣出发,找到自己希望去做的实践项目,在实践中以“恒”为舟,不断印证着自己的疑问。

20161月,即使知道学校宿舍不能留宿,依然留守青岛两周,做公益项目,帮助本地小学生和外国志愿者进行互动和交流,直到年关将至才回到湖北;之后,在20164月,在学院大学生三下乡立项中,立足自己对于文化遗产的兴趣,组建汉承绣艺调查团,以院系排序第一立项。后来,在8天的调查时间里,奔赴武汉、荆州两地;走访6位传承人;调研4个工作室、2个博物馆;采访多位相关文化部门职员;独立发放100余份调查问卷……从倾听专业人员的讲述到自己动手实操汉绣,我们用8天的时间,积攒了万字有余的录音资料,在整理后,形成了2篇实践纪实,1篇调研报告并反馈给我们一路走访的老师们,收到了对我们细致工作赞许的评价。

再之后,自己又在专业课程的启发下,结合青岛本地资源,完成了中山路与桑梓路的街道结构对城市规划的作用的调研,中山公园中老人团体的田野调查……

也正是这些实践,让自己逐渐认识自己,拓展自己,深化自己对课本知识和社会实际的认识,也做到了自己知识结构的建立,对自己后续的学习和研究打下了基础。

以梦为马,以恒为舟,不仅仅在知与行上,在自己的爱好上,也是如此。在大学,辩论和摄制成为我爱好里的一片新大陆。

大学过了三年,辩论占据了其中2年半的时间。在里面,有很多,有实现了的,有可能再也实现不了的,但正像自己在前面说的:它对我来说正是一件在合适时间所做的合适事情。在如今,辩论于我而言已经不是一场场比赛那么简单——它教给我的也不限于如何在拿到问题后、如何去组织讨论、如何去搜集资料、如何去组织语言论证、如何去倾听理解比赛现场对手的表达、如何去将自己的观点表达出来让台下的人接受;更多的是如何与人讨论、推进一个问题,如何与人交往……在很多时候,这种经历给了我不惧陌生的勇气、给了我站起来表现自己的能力、给了我初步的学术训练、给了我克服紧张与压力的技巧,让我成为现在让自己不后悔的自己。

而摄制,源于专业,行于兴趣。接触了摄制,才发觉原来有这么一件事情,可以将自己对于视觉的感受和想象,通过自己的努力表达出来。就和在辩论比赛中向台下的人表达自己的观点一样,摄制用光、色彩、声音、体态等等要素的组合形成作品来表达自己更为感性的思考。而在20184月我们小组为海信集团多媒体国家重点实验室拍摄招聘宣传片的过程中,自己又发现摄制不仅仅是表达自己感受的过程,还有当它成为一种媒介技术时,你作为掌握技术的人,如何用这一语言帮助别人表达他们所想的信息与情绪,这变成更具有挑战的事情,也变成自己未来会期待的方向。

帕斯卡写到“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梦”便是人思考的一种结晶,而“恒”则是在“梦”落地的过程中持续不断地思考,让这一结晶真正被打磨成艺术品,为人们赞叹。自己即将离开中国海洋大学,也许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慢慢减少做“梦”的机会,但“恒”始终相伴,在这里的记忆也始终相伴,会将之后的路也走的一样精彩。